網頁

20140828

今年的我從五月開始一直在搞社會運動,請原諒我這段時間看似無所事事、卻在做些看似為我自己努力實際上是想提升居住生活品質的大事

標題打的落落長,但實際上我心裡真的是這樣想。
現在的我在無所事事的這段時間邁入了下一個階段,而這個階段是我從未去思考過、不!應該說我思考過但也不敢想著會實際行動的一天的階段。
不可否認,這段時間我很少在打網誌,因為噗浪的即時性太方便了~

而今天突然會想發文,也是因為台獨機關槍的這篇文章讓我有感而發。



其實我到現在還是對政黨和政治人物的所為感到不了解及困惑,因為當年政黨輪替的時候也是聽著父母說誰誰誰不好、誰誰誰怎樣的,想當年我是那種可以任意嫌棄瞎猜測阿扁做任何事都有可能危害台灣人的小孩。
但殊不知,這些情緒和心態其實都是父母給的(尤其是我爸)。

我在318的這段時間曾經獨自一個人前去,當時在青島東路上走累了便席地坐在人行道上喝水休息,旁邊正巧有個不到5歲的小女孩和他爸爸,爸爸對他說:「妹妹,等等把拔說"馬英九下台!"的時候你也要一起說,知道嗎?來,馬英九下台~」妹妹用那稚氣的腔調說:「馬英九下台~」
在那個當下,我彷彿看到當年的我,雖然當年的我已經是個國中生、應該開始要有自己的思想、卻還是順應並相信著父母所說的每一句話,而這是當年七年級學生因為教育影響徹底對政治冷感、卻又因為父母影響而嘲諷政治的時期。
在那個當下,不管是反哪個總統,其實坐在旁邊的我聽到那個爸爸這樣教育自己的小孩我在一瞬間是覺得有點難過的。

我難過的理由是,台灣人不管到哪個時期反對政治人物的時候就是這個態度、就是會用這樣的方式教育並影響下一代,而身為下一代的那個自己,通常要等到屬於自己的時代來臨時,才會慢慢的思考並回憶瞭解自己當年的行為其實也是有些幼稚、不在乎週遭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並天真的嘲笑身邊的所有人事物,認為這個年紀的自己就是可以如此狂妄、自由的說著大話、天馬行空的想像著未來的自己可以闖出什麼名堂。然而等到進入以自己為中心、開始擁有自我意識的時期以後,才會忽然發現,當年的自己是多麼的純真與愚蠢才會說出那些有可能影響自身或旁人的話語。
當然,我不知道其他人在求學路上是不是這樣的經歷,不過我是。我是活在那個求學時期曾經跟同學討論著藍綠兩黨哪邊比較好、發現某同學是支持綠營然後從此不跟他談黨派的人。

因為我活過那個階段,再加上自己求學到出社會的這段經歷,我把這些經歷當作黏土一般全部混合在一起後再重新均分,當作我的人生經驗值。透過我自己的生活經歷加以分析和判斷這些事情的輕重度,我才得以判斷並分析這些事情究竟是否只有單一面向可以去討論、是否我沒注意到其他角度。
不得不說,我在洪案之前真的還是抱持著天真想法,因為我對政治冷漠,等到318的出現,我才開始慢慢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忽略了許多事情。

陳前總統的事情我很難過,我難過的是當年的我不願意了解他也不夠了解他,綠營的人看似奸巧但手法上卻比藍營單純,更或者是為什麼我們不能去討論別的黨派、只能討論他們兩個呢?如果說當政黨輪替後真的要這樣子對待敵對政黨的話,那不如就設法回歸到戒嚴時期、甚至是對岸的大一統主義算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